爱兼职网_三叹金陵

金陵———一个繁华而又美好的名字,古人这般亲切地唤着。他们给那片临立江畔的沃土加冕,献上了世代繁盛的王冠。南京————一座庞大而又悲哀的城池,今人这般沉重地念着。爱兼职网们为这片浸血三寸的赤土哀悼,留下了倔强悲伤的泪水。这,是金陵,亦,是南京。三次的沦落,三生的悲叹,消逝的金陵,重生的南京。我抚上它盛着血泪的眼,叹息声中忆起了那段被埋藏的历史。
叹息啊,1842年,它的名字粘满了尘埃。“《南京条约》,是近代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强加在中国人民身上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英国以武力侵略的方式迫使中国接受其侵略要求,这就使中国主权国家的独立地位遭到了破坏。从此,中国开始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这是史书上所记载的1842,也是史书上所记载的金陵。曾经繁华昌盛的金陵,六代王朝的古都,长江临岸的荣耀,今如那声势浩大的烟火,开始了即将来临的长达一百多年的屈辱历程。而泱泱华夏一脉,因为夜郎自大,被打开了国门,因为固步自封,被烙上了耻辱。金陵只是这场没落悲歌的序幕,被冠以屈辱的名号,没有反抗的能力,没有拒绝的理由。因为它是金陵,它是中国的苦难的城市。诗人韦庄曾写下的诗句:“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这首诗里包含着多少无奈和绝望。繁花落尽成一梦,繁华尽头净凄凉。此刻的金陵怕也是如此。
痛哭啊,1937年,它的身躯上满是疮痍。我曾铭刻过那段记忆,触摸到历史的痕迹,有感于历史的惨烈。是的,我去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我想这是每一个中国人在能力范围内必须去一次的地方。通往大门的路旁有很多雕塑,深灰色的石头铸成了苦难的中国人民。“手无寸铁的平民啊,逃难,是求生的唯一。”那雕塑刻出了瘦骨嶙峋的人们的筋骨,刻着他们脸上的恐惧。一路上,每路过一尊雕塑心情就沉重一点,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仿佛快乐的源泉都被关闭了一般,忘记了微笑的节奏。进了门后,有石板路铺成的路,路的两边是大片的灰色石子。大部分人都井然有序地从石板路上走过,只偶尔有一两个孩子去踩那石子,然后又被大人拉回路上。据说,这一片的后面是万人坑的遗址,当初这一片土地上都尸横遍野。我们踏过的路是做过一些清理的,旁边则是当年中国人民的尸体堆积的地方,所以用灰色的石子盖起来。听了这些不免有些毛骨悚然,不知道这些地下的尸骨当时是做怎样的挣扎状想要逃离这人间地狱。我仿佛能听到他们的哀嚎、孩子的哭喊、妇女的尖叫,这些声音从最深最深的地底下穿透了层层土壤直击心脏。天空顿时灰暗下来。这是一座古城发出的悲鸣,在疼痛之际,在绝望之时。当失落的王从王座上跌落,由王所庇护的金陵又怎能躲过这般的浩劫?我叹息,却无可奈何。
喟然啊,1949年,它的未来再现着曙光。49年的金陵终于不必再悲泣,49年的金陵结束了自己的噩梦,也迎来了新中国的光明。渡江战役的冲锋号,飞驰而来的小木船,热血沸腾的解放军,中国共产党以铁与血的精神力攻占了南京。它的解放宣告了国民党统治的彻底覆灭,在中国革命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毛主席慷慨赋诗: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金陵终于在长达一百多年的屈辱历程后,重新焕发了生机。江山不亡,岁月不枉;生而为龙,光耀百世!
三叹金陵,叹的又何止金陵。金陵的历程也是中国的历程,既然生而为龙,即使一朝折断掌牙,拔裂鳞片,瞎目断爪,坠入浅滩,龙依然是龙。“凡是过去,皆为序章。”对于近代的屈辱,我们可以选择宽恕,但不可以忘记。饶恕,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美德,但忘记,是对祖国最大的不忠。
历史包裹着金陵,让人们对这座古老的城市充满着回忆,充满着遐想,充满着绝望,也充满着希望。这座古老的城市,遭遇了不知多少次劫难和损毁,又经历了不知多少回重建和修缮。它见证了六朝的兴盛衰亡,见证了中国的颓败和崛起。我们没有理由不为它而叹,为它而歌。
回望金陵大地,柳色青青,阳光下一片生机勃勃

“灌河杯”,你四岁了!你的眼神,灼灼的,烁烁的,暖暖的,我能感受到,捕捉到,却无法描绘。
我曾不止一次流连于南京的玄武湖畔,品鉴玄武湖水的粉黛青;也曾于夜晚独自踯躅于白堤、苏堤,感受西湖水的氤氲绿;记不得有多少次了,我乘船出海,或在大海退潮捡拾倒霉的鱼虾蟹螺时,感谢海水的馈赠……但令我永不能忘怀的是童年时我家屋后的大塘的水。
那是怎样的一塘水啊!清,清得惊世骇俗,像一块完整的碧玉,似一地返青时的麦苗,如一片紫禁城的琉璃瓦,我知道,这些比喻都太俗,都太鄙,但我的笔面对你总是这么无力。透,透得一览无余,塘边的芦苇,岸上的高树灌木,天空的飞鸟,水面的蚊蚋,连同我家的房屋,房屋上袅袅的炊烟,屋后劳作的父母,都在水中真实地再现,仿佛水底是又一个现实的世界。静,静得稳如处子,风吹弯了岸边的灌木,但水面仅有一丝微澜;雨砸在人身上生疼,但落到水面激不起半点水花。
夏天,前后三庄的孩子都在你的怀中度过,捞起一个小虾顺手塞进嘴里,说就会游泳了。送灶的日子,你就更开怀了,十里八乡都来撷取你,因你可以多出几两豆腐。除夕的前一天,人们戽干了你,于是,春节的餐桌上,你给乡亲们增添了无上的骄傲。——但你总是不语。
我想,“灌河杯”,你的眼神,就该是童年时我家屋后大塘的水吧,清澈透明,宁静淡泊。
“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根儿深干儿壮……”
我五音不全,也未当过兵,但我喜欢这首《小白杨》,喜欢无来由地哼,哼不全,也不着调。其中的缘由,可能来自我第一次见到你的嫩黄吧。
那是1985年初春,工作近两年的我,没来由地感到压力,感到没前途。这时,我看到了自学考试简章,于是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态,乘着公共汽车,迷迷糊糊地到了教育局。王士奎老师热情地接待了我,跟我讲解自学考试的前途,鼓励我自学,并帮我办理了报名的一应手续。
当回家的公共汽车驶上204国道时,我惊诧地看到了道路两旁的白杨树上,都已冒了嫩叶。那些嫩叶,是怎样的一种绿啊!不对,是怎样的一种黄啊!嫩黄嫩黄的,仿佛每一根枝条上,都有无数刚出壳的炕鸡,要不就是炕鸭、炕鹅,一嘟噜一嘟噜的,在枝头招摇。向路的尽头望去,半空中都是这些炕鸡、炕鸭、炕鹅,在跑,在笨拙地跑,挨挨挤挤地跑,摇摇晃晃地跑,仿佛还发出“吱吱吱”的欢笑声。我冒昧地套用朱自清先生的话:自此,叫你女儿黄,好么?
我想,“灌河杯”,你的眼神,就该是我在1985年看到的白杨的嫩黄吧,充满生机,充满希望。
我曾沉浸在刘白羽的《日出》中,也曾自溺于徐志摩的《泰山日出》,慨叹命运不公,至今无缘登高,一览日出的壮观。但自从去年秋学期搬入新校区后,随着时令的加深,我也看到了最令我心动的日出。
那是农历11月29日,是我母亲的生日。我吃完早饭骑上自行车上班,心情是低落的,因为不能为母亲庆生:我这天工作太多,不能回家;母亲脚疼,不便到县城来。到黄海路等红灯时,我无意中抬头,只见天空的启明星已经远而暗,在东方,已有一线微红,微红上面是淡蓝色的天空。于是,我就在这微红中向东骑行。过204国道,那线微红已变为一条红带,越变越宽,那红是令人赏心悦目的玫瑰红。过响水湖公园,整个东方就变成了红色的海洋了。学生们骑着电瓶车,在这红色中,从我的身边疾驰而过,我也在腿上加了力。到金海路,天空全红了,火一般鲜红,火一般强烈,再也没有了寒气,全身是力量。直到学校,我也没有看到你的脸,但我并不感到遗憾。
趁着同学们早读,我凑了一首小词:
鹧鸪天母亲69岁生日
岁岁今晨难在家,相离又不在天涯。阳春一碗情深寄,手机遥传祝愿佳。
星远暗,已明葭,但欣满路读书娃。已知天命蹄不驻,不唯稻粱桃李花。
我想,“灌河杯”,你的眼神,就该是我在深冬上班路上见到的日出吧,给人以温暖,给人以力量。
“灌河杯”,你四岁了,我不知怎样描述你的眼神,但爱兼职网深知,响中学子一定会在你的眼神关注下,在文学上有所长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