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米兼职/包谷的回忆

斗米兼职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穿越山与海的回忆
  我喜欢一切美好的东西,比如天气,还有你。
  又是一个晚自习坐在课桌前思考着当天的收获,你凑过头来拿着一张的明信片,笑嘻嘻地冲我说:“嘿,快看新一届小鲜肉!”我转过头白了你一眼,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花痴。”便又扭过头去想自己的事去,你自讨没趣,便拿出一张物理卷子低头琢磨起来。
  我们认识有六年了吧,从小便是同学,到了高中有在一起,所以我们都在各自的心里有了不可或缺的地位。嘿,你还记得小学毕业照“背后的故事”吗。
  那天我满心欢喜地从教学楼前拉着你跑向操场的途中,你很无辜地被一块大石头绊倒。你那颗“假门牙”掉了下来,那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你拿着那颗牙拍了拍身上的土对我笑了一下,便拉着我去了操场。于是在那个原本美好的适合放在纪念册里的下午,竟然就真的被放进了回忆里——却只是因为一个并不美好的场景。
  每每在出现新的事物时,那些旧的总会自然而然地被遗忘,然后某天再看到相似的场景被记起,再被装进记忆里。
  向前走,就这么走
  偶尔的一次表彰大会让大家处于低沉状态的心一下子沸腾起来。大会上年级主任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表扬着成绩优异的某某学生,声音伴着风声在喇叭里刺耳地响,我们都是台下几百名普通学生中的一个,羡慕着他们能够站在领奖台上戴着耀眼的光环冲我们笑,心里顿时像被淋了柠檬汁一样酸涩。我故意不向台上看,和周围的女生聊天借以转移注意力,可我们都知道,荣誉是他们的,我们什么都没有。
  台下的同学们一个个地都缩进去了脖子,只微微露出一双手在风中鼓掌。
  “最后请校长讲话。”表彰大会进行到最后一项,也把我的思绪从幻想中拉到现实。大家在大会结束后安静地走到教室,思考着自己的不足和努力的方向。接下来的日子里感受到的便是大家积极学习的浓厚氛围和课间围着老师问问题的场面,我也投入到这种紧张的学习氛围中和他们一起竞争。
  无论如何,要坚定地走下去,别忘了支撑自己这么多年的那个梦想!
  路依然远
  距离不过是速度乘以时间,不能提高速度那就增加时间吧。
  每天顶着熬夜积累下来的黑眼圈,即使在冬天也用冷水洗脸,刷牙。匆匆忙忙地穿上衣服冲到操场跑操。早自习,背单词。下课。吃饭。一天忙碌的学习生活从睁开眼的那一刻开始。你可以一天上九节课,三节晚自习,你可以一天写完两支笔芯,做至少三套卷子,你可以早起十分钟晚睡十分钟记住几个单词和物理公式,你可以用玩手机的时间弄懂一道数学题,用看杂志的时间写完一篇英语阅读,你可以把聊天K歌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可是六点起床很困难,背单词很困难,静下心来很困难。但总有一些人,他们可以五点起床,一天背六课单词,耐心做完三套卷子,谁也没有超能力,但是自己可以决定一天去做什么事情,你以为没有了路,事实上路可能就在前方一点点,整天念叨着后悔选理科,却还是在课下拼了命似的拿着笔在草稿上算个不停,既然自己不如那些聪明的同学,那就笨鸟先飞吧。
  初中化学老师要求我们记住的前20号元素,已不能支撑我们高中的课程了,高中要求掌握的英语单词也不再是那几个简单的“father”“mother”了。身上要承担的学习任务更重了,我们不只是为了自己在学习,还有在背后默默支持我们的爸爸妈妈,不要以为自己这样就够了,总有人比你努力,更可怕的是比你牛的人比你还努力!
  在一个很沉闷的晚自习上,宣传特长的老师在讲台上演讲的唾沫横飞,教室里顿时炸开了锅,有爱好的同学便想着自己学习特长后的光明道路,但却忽略了我们都只是没有家世的平凡人,仅凭努力也不够,也别忘了路上的辛苦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下来的,要走捷径,一定会付出比学习文化课多一倍的汗水,没有一条路是毫无障碍的,尤其是通往高考那条路,更难。
  我们应该知道,努力了不一定会成功,但不努力的人一定不会成功。我们虽是平凡人,但即使平凡到尘埃里,也要开出最美丽的花!
  明天在眼前
  “从明天开始,从18岁生日开始,从今晚8点开始,从元旦凌晨零时开始,从新年的第一天开始,从10.1开始,从各种各样奇妙的吉祥的日子或时刻开始……在我的笔记本上,书上充满了各种各样这样的标记,但就是找不到这样的良辰吉日”,但最关键的是在于你必须从今天开始真正付诸行动!时间永远不会停下来,机会错过不再来,我们要把握住现在,不要三分钟热度,不要没有耐心的坚持,妈妈能坚持十年做一万顿饭,我们就能坚持学习三年来用高考成绩报答她!
  用一个本子记上自己每天的收获和不足,慢慢改正,不要把什么事都拖到明天,现在就是明天,明天就在眼前!
  时间久了,也就开始渐渐羡慕那些形单影只的人,因为他们一定和别人不一样,他们心里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一片天空,越是平凡的路也就走得越久!
  Pleasebelieveinthebeautyofyourdreams.
  请相信你梦想的美丽。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问遍整个世界
  从来没得到答案
  我不过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
  冥冥中这是我唯一要走的路啊

最使我不能忘记的粮食,是老家的包谷。

老家那地方,是二高山,七分山田,三分水田。粮食中,除了洋芋、红苕这些粗粮,包谷就是主要的细粮、主粮。包谷,有一个学名,叫玉米。我就是吃包谷长大的。

一开春,就要开始准备种包谷了。搞集体那阵,化学肥料是稀罕物,还没有大面积使用。地膜覆盖一类的“白色风暴”,还不知在哪个地方酝酿。种包谷,是先在翻耕好的田里,用锄头掏一个窝子,然后放上农家肥做底肥,丢上一两颗包谷种子,再扒拉一层薄土盖上。

种子,是种了几十几百年的老品种,是从头年收获的包谷中挑选出来的。包谷的籽粒,以黄色的为主,间着白色的。也有像红宝石一样的,一颗颗晶莹剔透,我特别喜欢装在衣袋里把玩,但数量极少。

一进入夏天,成片成片的包谷,就开始疯长,拔节抽薹。放眼望去,田野有如绿色汹涌的海洋,澎湃着生命的浪潮。几天太阳几阵雨,包谷就亭亭玉立,粲然绽放出天花,伸出挂满美丽璎珞的穗子,像春心萌动的农家少女。这时,蝉就甩开嗓门,不厌其烦、不分昼夜,一阵紧一阵地在树梢高唱“胡子胡子挂起,迷伢子”。那蝉啊,就像那些饶舌的嘴上没把门的家伙,生怕这世界上没人知道乡村的这点小秘密。是啊,包谷一挂胡子,就要开始长苞米了。有了苞米的包谷,是我们这些伢子最好的零食。

一起风,包谷花粉四处飘荡,天地间便充溢着醉人的芳香。
到了初秋,秋风一起,包谷便开始忙着黄壳,焦急地等待成熟。这时,掰下包谷,可以连皮囫囵地煮食,煮熟的包谷带着壳特有的草木味,那个香哪,一直香到骨子里。也可以连皮带壳囫囵烤食,丢进熊熊燃烧的灶洞,包谷棒子发出滋滋的声音,嫩叶在高温下变蔫,变焦,掏出来,拍去灰,撕掉焦糊的壳,那变得半焦的包谷粒,又甜又脆,吃起来满口生津。还可以把刚满浆的包谷籽粒一颗颗掰下来,在小磨上推成包谷浆。稀,就熬成包谷糊糊。稠,就用勺子舀了,丢进沸水里煮新包谷疙瘩吃。当然可以稍稍发一下酵,再用一片桐子树叶包了,放在蒸笼上蒸新包谷粑粑吃。那鲜哪,咋咋,胜过山珍海味。这时的包谷杆子,也汁液丰沛,嚼在嘴里,清甜清甜的,像甘蔗,是最好的不要钱的饮品。

闻着包谷成熟的甜香,秋老虎就从山的那边窜过来了,不几天的功夫,它就吞噬掉包谷的绿色,田地里一片衰黄。张狂的秋风,弄得到处都是簌簌的声音。

掰包谷,是农民最喜庆的节日。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背着篮筐,挑着撮箕,走进包谷林子里。在欢声笑语里,哗啦一声,将包谷掰离包谷杆,再扑通一声,丢进篮筐或撮箕里。小路上,来来往往,络绎不绝,是欢欢喜喜背着满筐包谷挑着满担包谷的人。

这时节,就要打夜工撕包谷壳了。生产队保管室的场坝里,高悬着一盏或几盏煤气灯,亮狂狂的,如同白昼。灯光下,是堆得像小山似的包谷棒子。人们这里一堆,那里一团,哧溜一声撕开包谷壳子,掰掉,一个个包谷闪烁着美丽的光泽,滚落在脚边。只等明天放在骄阳下,暴晒几日,就可把籽粒扭下来,交完公粮,剩下的就可以分到各家各户了。

分到了包谷籽,闲置了一段时间的老磨就该派上用场了。把包谷籽磨成粉,再上甑子一蒸,就可以吃到香喷喷、软酥酥的包谷面饭了。如果能煨上一罐子半肥半廋的熏腊的坨坨肉做菜,天哪,就是神仙的日子,想来也不过如此。退而求其次,哪怕只是煮上一锅合渣,腌上一盘辣椒,那也是无上的美味。

有一段时间,我在一个叫金竹园的学校读书,早去晚归,中午自己带饭在学校灶上热一下吃。有时,没有剩饭,就带一碗生包谷面,打糊糊,或加点水,烘熟了吃。烘的,俗称烘面饭。教我数学的是一位姓刘的女老师,对我特别的慈爱,像亲娘疼爱孩子一样。有时,她就把我喊到她家,亲自为我烘包谷面饭。锅烧热后,就撬上一坨自家的猪油,在锅里打个圈,然后将包谷面倒进去,加上盐,洒点水,反复地烘炒。那油爽爽、香喷喷的烘面饭,我至今还觉得,那是我吃到的人世间最美的美味,因为那是用最伟大的师爱烘熟的。一想起那些教过我的付出了无私的爱的恩师们,我就惭愧,我就感奋。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我还没有达到他们的境界。他们,都拥有一个大爱的灵魂。

包谷面是万能面,那柔韧的筋道,胶合了千疮百孔就要破裂开来的日子。萝卜丁,洋芋丁,红苕丁,青菜白菜,只要是能吃的东西,撒上几把包谷面,也能凑合着填饱肚子。很多人,就是吃着这些东西,一路走过来,走进新时代的。

那时,人口越多,就越缺粮。记得有一年,年成不好,队上的包谷减产歉收。到了冬月里,缺粮严重的人家,将一种叫抱鸡母的树皮捶烂,切成碎粒,掺上包谷面蒸着吃。还有的,挖来蒿子,去水,和着包谷面,烘着吃。我那时不懂事,以为那是什么稀奇东西,非吵着要吃,娘只好用包谷饭和人家换。那种饭,虽然粗粝,却也别有一番风味。见我吃得津津有味,娘笑着连连骂我是贱骨头。

大多时候,老家那地方,因为土地比较出食,有一些撂荒的地,只要人勤快,红苕、洋芋,包谷饭还是够吃,能吃饱。因为娘很勤劳,开了好几块荒,种杂七杂八的,我打小就没真正饿过一天肚子。

一进腊月,包谷派上的用场就更大了。用包谷籽炸包谷泡子,用包谷熬糖,用白包谷烙豆皮,用包谷面做粑粑,做醪糟,甚至还有人胆大包天,竟然用包谷偷偷酿酒,惹出了一场天大的风波。但无论用包谷做的什么食物,吃起来都是那么的香甜、可口。

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很少人把包谷当成主粮、细粮了,顶多用来调剂一下口味。用包谷做成的食物,也要多好看有多好看,要多精致有多精致,要多营养有多营养。可是,怎么吃,都不是老家当年的那种味道。

是啊,包谷虽然还叫包谷,种子是杂交的,肥料是化学的,做工是机械化了的,那还能是原来的包谷吗?我在哪里还能找到老家包谷的味道呢?

斗米兼职深深地怀念——老家的包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