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之星|爱,在岁月里尘香

 静坐小轩窗,采一缕温柔的月光,让缠绵了许久的心事,慢慢沉淀为诗意的朦胧,一曲清幽的乐声入耳,宛如清泉滴落的天籁。拾一抹诗心,收藏于岁月,待经年回眸,那些相约走过心间的盈欢,依然会在生命里动人而斑斓。诗里听潮,画里闻香,写温暖的文字,让生命如歌,让爱在岁月的门楣上静静地绽放美丽。

——题记

曾贪恋那一朵隐于风情之外的素洁,感念它丰盈了心底的荒芜,润泽了生命美好。走过春秋风雨,历经爱的生死轮回,方知尘埃里的倦意。一个人能在时光中安然,不仅仅是拥有一颗玲珑心,更应该拥有如何将光阴捻在指上念念成禅的智慧。

扑克之星是俗世的女子,身上沾染着尘世烟火,我在文字里低吟,我在茶香里清宁,我在柴米油盐里纯真;我在寂寞和安静中,用生命的火照亮自己。我的眷恋里有你看不见的孤寂与沉欢,我执笔,为心爱的人儿清高;我低眉,不为谁会在流年里将我忆起,只为那一路相携的温暖,那些隐藏于心的执念,那是时光赠予我的明媚。

季节忽而之间的转变,让还沉浸在秋季里的思绪无法回转过来,蓦然发现,树上的叶子已随风的足迹去了无人知晓的远方,只剩下突兀的树干在冷风中叹息。北方早晚的气温已经很低了,在这寒凉的季节里,心里总会有一些难以掩饰的情绪在悄然滋长,那是缠绕在指尖,在心上的念想;那是在隐藏眼里,在触摸不到的地方的渴望。我用素笔,写下关于和你的温暖,你用唐风宋韵的笔墨放牧纯情的灵魂,而我,只想依着一米阳光,在时光的温暖与暗香中,静静的守候。原来,一些眷恋,早已深入骨髓;原来,即便无语,已是心有灵犀。

十丈红尘,如清风拂起我一身素衣。那些不忍离去的时光里,铺成着温柔的章节,冬日的阳光倾泻了一地的妩媚,洒在有你的城池里,我用你的温情取暖,那三生石上刻下的夙愿,就在彼此默默凝望的瞬间,我千年追寻的脚步已落入你的尘世里。于是花儿绽放、淡淡清香,灿烂若芳华一抹,永刻心中,依着那花的微笑,心中的朵朵风絮,漫漫在你的世界中回转,仿佛那曾熟悉而又陌生的音律在耳边回响。回眸时,几度缠绵,几度依恋。

许多时候,走过一个街口,看见一道熟悉的风景,蓦然就想起一个人,那风景明明入了眸,在心底泛起深深的涟漪,却将浮动的柔情慢慢疏离。我与你只隔着一纸距离,用真情写下的故事即使被岁月的风吹瘦,那也是流年里的最美。那些念,深深浅浅,全烙在心底,只待夜深人静,在一个人的心里像冬天的幽兰一样静静的绽开,有点酸楚,有些清寂,又带着淡淡的温馨。原来,有些缘分只是南柯一梦,瞬间的消逝便成了萍踪过往。有些缘分却落地生根,扎进了你的生命中,从此在花开花谢的寂寞里缠绕轮回。

季节瘦了清寒,只等那一朵红梅在雪天嫣然,捻一抹淡香,让所有的思绪,在晓风拂月间,轻轻舒展。携一缕风轻云淡,默默行走在烟雨红尘中,感知人生的冷暖,体会光阴的清欢,步步生莲,让时光丰润着生命的底蕴,沉淀出温和而饱满的颜色。善感的笔墨,流泻的是苍苍的蒹葭,是一枚枚枫叶流丹。纵然,世间太多沧桑感念,终不能阻挡季节的更迭变迁。今生,墨香里的相契,已然在心底悄悄生根,不再如落花漂泊萍踪。

冬日的夜,终究是寂了,冷了,房间里生起了炉火,让寒凉的心顿时有了温热,这温热瞬间漫过了指尖,直达心脏。回想起那些生命中相伴走过的美好时光,如寒风中的烟火,暖暖的带着一丝柔软,让人妥贴舒适地想靠近,此刻的心填满了绵长的牵挂,却又涩涩的带着一丝惆怅与落寞。

是吗?你懂我艰辛后的不屈,你懂我的执着和期待,你懂我眼眸里的那一抹泪。风吹起一丝丝微澜,瞬间浸透我的思绪,向着遥远的夜空,开始蔓延,那些眷恋,那些温暖,轻轻地别在了心头。只为回眸时,依旧能看见你浅浅的笑容。

喜欢在晨曦微露的清晨,斜倚着窗,看慢慢移动的阳光透过树影照在我的脸上,临窗远眺,凝眸间,总有一些情愫简约明媚,总有一些温馨的记忆,滑过心田。此刻,真想邀上那个想念的人,去山中插云,去幽谷赏兰,去溪边写生,然后,踏着光阴细碎的影子在一个有山有水有花的地方,静坐品茗,写字听风。想来,世间的缘深缘浅,都是命中注定的,只要心中有份牵挂,那么,即使隔着千山万水,也能明媚对方的心,也能融化彼此的心。我用清淡的文字,镌刻时光留下的印记,等到花开了再来回味,其实爱,一直都在!

白云过隙,草木萋萋,在最深的红尘,看惯日子如指间沙,只是关于你所有,是隐入骨血,生生不息的沉潜。穿过夜雨的清寒,独自行走在冷风中,将枯燥的心绪弹奏成曼妙的音符,穿透时空。相信,世间有一种音乐,来自心灵,他的旋律,可以唤醒生命;相信,世间有一种关爱,来自灵魂的相惜,他的温暖,可以让草木菲菲。

夜静如水,冷风从窗的缝隙里钻了进来,似乎听到了冬在呼吸,眼前的炉火烧的正旺,我喜欢这烟火的味道,有着淡淡的熏香,这样的夜里,适合一个人静静地发呆,什么都不想,却好像什么都在想,就这样敲打下一些毫无头绪的文字。上的茶已经凉了,于是又换上了一杯热水,袅袅的热气在室内散发,仿佛窗外的风声,有着不动声色的素净。轻轻地押上一口,无色的清水却也有着岁月里的清香。

透过夜色,我看见星星在朝我眨着眼睛,想着那个城市此刻也是灯火辉煌,那里有我的牵挂,有我的念想,一颗寂寥的心满满的都是温暖。种下一枚思念,用温情呵护,用爱心滋养,在月夜发芽,在梦里开花,让爱在心灵深处绵长,在岁月里沉香。

放飞一只心灵的青鸟,在你别致的枝头摇曳,我用手中的素笔,渲染着墨香的婉约,让字里行间的情愫,散作繁花三千。我愿抛却一切浮躁,忘掉一切感伤,让心与爱同行,做温情率真的女子。将自己置放在宁静的港湾,以荷的姿态,洞悉生命的真谛,不必追求完美,也不用难为自己,让平淡和自然与生命同行。

秋日黄昏,生命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像落叶归根,像电影散场,来不及与所爱的人拥抱告别。秋风起,憔悴黄花处处留情,片片枫叶处处留意,而人夜夜清醒在空荡的梦里。还记得当初单纯以为,阴阳两相隔,离我们太遥远;却不知道生命,是一场来不及拥抱的告别。

时光是一支生锈的笔,在被枫叶染红的九月里,写着岁月的故事。我们的野性,在时光的打磨下款款而行;从不停歇,走了太久,总以为无路可退;缘不知,路,原来一直在无路的地方延伸,而生命早已在尽头,等我们回家。

生命,像一粒漂浮在烟火里的尘埃,即使微小,也要闪耀整座夜空。匆匆与你诀别,山回路转不见那些年少回不去的时光,彷徨在放手依恋的边缘,若即若离。爱,如捕风捉影,孤独是空气,从一开始注定要用一生来承担,没有固定的脚点安营扎寨。人,向往深情,久了,乏了,倦了,生命给了我无数张面孔,而我永远选择最疼痛的一张去触摸,因为我深知我是与生俱来的甘愿者。

秋日午后,微凉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淋了一场雨,终究明白,过往那些笃定一生的际遇,到现在,原也只不过是脚下踩不出芬芳的泥泞。曾也心疼自己过得太过艰辛,是因为忘记了与你的付出将心比心。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一段羁旅行愁,走过千山万水,漂洋过海,只为寻一方海阔天空,却不知何时还。有一天当你回头发现自己学会了说这世界所有的慌,人变得圆滑尖锐,不在对身边的人坦诚布公,收住了真情流露;并不是你太唯利是图,不懂人情世故,而是岁月太尖酸刻薄,赤裸的现实把人的丑恶披露地太过露骨,让恐惧掩藏了真实,埋葬了秘密。

匆匆忙忙的时光,沉痛的代价,在起伏的道路来回反弹,滋生接二连三的时段,让我连呼吸都觉得沉重。生活这条路,人生地不熟,习惯了一味地在沉默中鼓励自己,从不去到处大肆宣扬自己的梦想,不是怕自己被辜负,而是害怕辜负了在意的人。

秋,孤独向晚,守着一窗风月,辗转一夜情怀。浮生若梦,如诉如泣,终不是最好的归宿,用心细细思量,一颗平淡如水的心,终究敌不过生活狂烈的袭击。迎着晨曦,走在落叶遍地的街道,欣赏着人群中的美丽;想起了那些拽不牢的香甜,如上了弦的箭、脱了缰的野马,随时都会打马扬长而去。茶余饭后,我们不厌其烦地聆听那些浅显易懂的道理,却要用一生去践行它的深刻。日子温柔如水,如梦似画,深入浅出的生活智慧总是与我擦肩而过,姗姗来迟,错过了花开的季节,悄然暮入秋日静美的黄昏。向往的远方,憧憬的天堂,就是一个人与命运的生死交锋,我知道,再也不能随着时间顺其自然地去肆意妄为,浪费时光赠予我的幸运,辜负爱人给予我的信任。

日子如拥挤的人潮,前呼后拥,一个七天接一个七天的过着。黄昏夕阳沉落,无边无际的黑夜,将过往所有陈旧的光阴虚化成黑白的背景。日子旧了,还可以刷新,而人心去了,那些积累已久的信任也会随时间付之东流。当不依不饶的岁月,让人猝不及防;人老了,病入膏肓,即将撒手人寰,却未曾料到以往想好的各种形式的完美告别,到最后的一刻,都用不上了。

云,遮断了归途,却断不了那些起伏在你生命里的感情线。而生命往往以另一种方式,与世界告别,悄无声息地停止了呼吸,含着热泪放下了所有的不舍与眷恋。

2014年8月3日16时30分,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北纬27。1度,东经103。3度)发生6.5级地震,震源深度12千米。截至8月8日15时,地震造成108.84万人受灾,617人死亡,112人失踪。

灾难,让幸福与痛苦的距离,就在一刹那间,生命高贵,真情难得。

那一天,那一刻,那一分,生命摒着孱弱的呼吸,在哭泣,在呼救;眼泪,让悲伤逆流成河,痛苦决堤;日子,与灾难搏斗,在艰难地行走;泥泞的脚下,在淌血。无情的灾难,一瞬间把时间定格,让人间的生死无常,如电影一样逼真上演,用离合改变了一部分人的完美人生。曾经的刹那芳华,预想不到,转眼间尽成了满目的荒芜;灾难,吞噬了人间美好的家园,淹没了生命的葱茏;那颓垣断壁,压垮了年轻人坚强的脊梁;山河日月的微微颤动,摧跨了年迈沧桑的人;那锋利尖锐的碎片,刮花了孩子纯真无邪的笑脸;那些被埋在废墟下的人们,浸满血泪的双眼透过生命狭窄的缝隙,渴求人间那一束希望的阳光。为生命祈福,为爱而行,用爱心温暖那些失去亲人的同胞。

世上,没有永恒的生命;生活;没有不弯的路;人间,没有长久的安定。地动山摇,让所有的憧憬向往,顷刻不复存在;孩子,擦拭着今生流不完的眼泪,在生与死的边缘,坚强地寻找着回家的路,寻找失散的爸爸妈妈;一直以为安享清宁的人间,所有漂泊不安的灵魂都可以安身立命,得以安然栖息但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颠覆了原以为一帆风顺的岁月,打破了现代车水马龙的太平盛世,惊醒了安逸沉睡的世界。愿死者安息,生者坚强。

昔日的卷卷往事,宛若风起云散,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再也退不回原点。生命,脆弱如蒲苇,轻风一吹就会弯了腰。刹那芳华,缓缓陨落;曾傻傻地相信电视里的剧情,只要两情相悦,便会永垂不朽。当我韶华倾负,却换不来告别时的一个拥抱。终于明白,有时,再见,亦是阴阳相隔,再也不见,却会念念不忘。

山水一程风雪再一程,而你我就此一生。扑克之星只一生,只愿为一枚绣花针,为你绣一个锦绣前程。生命,到最后,撒手人寰,缘是一场来不及拥抱的告别。